Docker in action

各位好久不见 && 各位晚上好。

这里是AS。

很久没有写的技术向文章,这次想说的是Docker。

虽然一向我挺喜欢分析原理什么的,不过很遗憾这篇不是,正如标题所述,只是一些自己最近docker部署的实践。

本文是笔记性质,不会解释命令或者原理,单纯是:请就这样用就好。在实践的过程中,很明显我遇到了很多奇妙的问题,不过这里不涉及,有可能会做一些讨论。

如果您期望从这里了解到docker是什么,container是什么,volume是什么,大概这篇文章不适合您,请先阅读docker文档。讲道理,写得真的很不错。

写在新的一年即将到来的时候

现在是2015年的12月31日的晚上22点40分,也就是,还有不到一个半小时,这一年就结束了。

年末这个时候,总是充斥着各种莫名其妙的伤感,现在也是一样。而且由于这一年发生的各种事,现在这个时候,格外疲惫。

说真的,就快要睡着了。

其实在上一篇文章写完之后的11月,我是打算写一篇新的总结之类的玩意,名字都想好了,叫做写在雾月。

不过那一篇没有写完。那一阵的情绪不太稳定,虽然现在也是。

本来这一篇想直接把昨天组内分享的元类的一点东西挂上来的。不过,想想,年末了,也该做些总结的时候。权做向过去的事,过去的人的一个道别。

或许,也是一个新的开始。

正则表达式搜索

好久不见。

众所周知,或者说单纯以我的经验而言,在sql的查询条件中,使用正则通常是不被鼓励的。究其原因,查询条件中使用正则,会导致查询不会走索引,结果就是sql异常缓慢。

在线上环境中,慢查询的出现,会导致雪崩级的事故。

通常的解决思路是增加额外的冗余字段,通过对该字段建索引的方式来加速。不过,带来的问题是不得不维护极有可能是一堆的冗余字段。

postgresql中的GIN提供了一种实现,可以建一个特殊的索引,从而加速正则表达式的搜索速度,本着对该技术实现原理的好奇,诞生这这篇文章。

本文虽然标注为正则表达式搜索,不过大抵是某些泛泛而谈,如果能为您提供一些干货,那就再好不过了。

ShyaruIII

正如前文提到的,这篇是Shyaru语法翻译的实现部分。

不过,随着实现的深入,我越来越发现目前的设计并不是良构的。我期望的设计,应该能让扩展变得容易,而且理解起来也不难 —- 正如我一开始期待的那样。

但是,实践表明,目前的设计存在着一些问题,而且是在写这部分Syntax-Directed Translation的时候就存在。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增加新语法并非随意,甚至有些扩展必须改动前面的代码才行 —- 很明显不符合我的期望。

总而言之,设计高于代码,这是我最近真正理解到的一件事实。毕竟,码代码是再简单不过的活计。

后面我会重构一版Shyaru —- 正如对待ShojoA那样。

不过如果您有兴趣,大概看看我走的坑也不错。

Shyaru II

春はあけぼの。

不过说起来,从来都是日上三竿才起的AS,也没有见过やうやう白くなりゆく山際以及紫だちたる雲の細くたなびきたる,似乎相当遗憾。

诸位好,这篇本来该是Shyaru的后端部分,不过我打算说说一些在做这部分的时候的一些副产品。

至于Shyaru本身,现在完成了基本算数运算,字符串运算,变量运算的部分。我姑且做了一些test,目前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如果对Shyaru代码有兴趣,请移步Shyaru

大致就是这样。

Shyaru I

诸位新年好,这里是一如既往的AS。

时值新春,应该大家都在享受假期吧?

恩,情人节是否和中意的人有了新进展呢?

除夕有没有和全家人开心吃年夜饭呢?

接下来的假期,也请尽情享受才好。

写在另一年的一月

时隔两个月的更新,各位好久不见。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去看了看上一篇写在一月。一年前的东西,在第二页最顶上招摇着展示着自己的存在感。

事实上,读起来意外羞耻。

大概叫踌躇满志?文字天真,无忧无虑地向世界张牙舞爪。信心十足地谈论着过去的微不足道的事,轻率地谈论着未来的期冀和憧憬。

于是像这样趾高气昂地评价过去的天真,果然我也无可救药地在某种程度上变成了大人。

回忆是件不好玩的东西,譬如说,你会在过去自己充满希冀的眼神中,自惭形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