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六月

Longtemps, je me suis couché de bonne heure. Parfois, à peine mabougie éteinte, mes yeux se fermaient si vite que je n’avais pas le temps de medire: Je m’endors.» Et, une demi-heure après, la pensée qu’il était temps dechercher le sommeil m’éveillait…

我承认,我是期望用上面那段文字吓跑读者的。事实上,我不会法语。和任何一篇在忧郁的雨天写下的文章一样,大抵作者都有种如同看待待字闺中嫡女的心情 —- 能让别人品赏固然不错,但是果然见过的人越少越好 —- 矫情也罢,中二也罢,终究也不是适合大肆宣传的东西。虽然像神知中汐宫那样,独自在图书馆书写自己的故事,完成后再默默扔掉也相当不错,但是,果然公开出来更加有趣吧?

害怕自己由于长时间不写而害怕写这件事,果然还是不愿意的吧?

整个五月和六月都已经被我荒废掉了,这应该是无疑的。虽然大多数时间被占据的理由都洋溢着某种冠冕堂皇的味道,不过,果然还是自己的问题占了大半。

五月最大的问题是脚伤,虽然起因是自己的各种作死,不过就结果而言,相当忧郁地在床上躺了两周,靠着一屋子的损友,总算没有饿死。由此,我十分感动,于是把他们全部拖下了炉石坑,并持续诱惑他们氪金,最终促成了炉石民工化和寝室网吧化,每每氪金开包即聚众围观,遇蓝天白云即弹冠相庆,遇史诗即咬牙切齿,遇传说即戟指怒目。

……于是我玩了大半月的炉石。

脚伤之前我在写一个叫做Chiya的解释器,伤愈后继续写了阵,直到被毕设的各种无聊事情打断。

没什么好说的,Chiya的整个代码都是照搬那本自制编程语言,虽然句法和文法分析方面大抵做过一些修改,但是后端的代码果然还是通篇照抄。果然我只是叒叒嘛,诶嘿。

Chiya还没有写完,至少内存分配和垃圾回收我还没做,不过仔细想想,填完了这个坑倒是可以写一个Markdown的编译器,而且以前那个不成熟的galgame引擎(如果是的话)的前端似乎也有办法解决了。

……恩,我就是想想。

上一篇的时候我提到了一个叫Haruka的项目,是的,这个项目我现在也在做,不过果然上篇提到的很多方法都有坑。比如那个通过序列化字典来免去数据库的方法。虽然大概这样开始的时候很方便,但是果然扩展性很糟很糟,而且耦合度太高了导致后面的开发举步为艰。后来我重写了整个后端,导入了数据库,而且通讯完全使用JSON+XMLRequest,这样似乎要好得多。

中间我读完了javascript编程精粹,照着改了改,似乎前端js代码也容易处理了些,好吧我就是随便说说。

总之不要折腾和作死。

五月的时候看到Ricter和reverland都在愉快地研究信息安全,觉得果然好腻害,于是买了几本书,准备折腾。好吧其实直到现在也没折腾出什么东西……

六月的时候回了趟重庆的某个地级市,原因是父上大人生病住院,虽然感觉上介于严重和不严重之间,但是经过这件事,果然感到父母的年岁都渐长了,终究不太开心。

顺便好好看了看自己出生的那个城市,总是有种时光倒乱的感觉,云淡风轻地想了想自己不是在这里长大真是太好了。

我始终觉得毕设这件事就是扯淡,一个无聊的中心和一堆繁文缛节的规范和礼仪拼凑成了毕设的整个过程。

权威们对着你的论文指指点点,无非是指出:这里标点使用错误以及这里字号不规范乃至缩进多了一个空格。

虽然我看着那个标点打得很正确,字号是范文的字号,缩进是范文的缩进 —- 不过这不妨碍他们说这里有问题。

直到你的论文改了五六次了,他们说:行。

虽然是很有益的师生交流的过程,但是不妨碍我觉得这个过程不无聊。特别是权威们指出我的致谢太有感情应该对照一个干巴巴的模板改成另一个干巴巴的模板的时候,尤其无聊。

于是我就为了这个无聊的过程浪费了诸多的光阴。

……我和制度都在犯贱。

去重庆的那几天,我翻完了夏与冬的奏鸣曲,读毕深深叹了口气。果然,我从前的感觉是对的,那就是,京都大学推理社出来的那群推理小说家,都是渣。虽然我刚才想了想要不要把新本格整个囊括进去,不过想想也罢,毕竟新本格里面,有几本我还是喜欢的。

绫辻行人的书我应该陆陆续续看过六七本,包括被誉为最高作的钟表馆。抱歉,我真没有什么好印象。对于此君作品,我残缺不全的记忆告诉我,恩,全是密道啊密道……蛤蛤蛤,不管您怎么看,我是不能接受密室诡计中存在密道这种解释的,这和偷懒,作弊没有任何区别,我如是觉得。所以行人君,向您老师岛田君再学个十年如何?您看他的占星术中密室就很漂亮嘛。

京极,恩,我只看过姑获鸟,于是,那个叫推理小说?或者说,配叫推理小说?我感觉只是一群神经病的故事。炫学老实说我不喜欢,不过真要炫学,我觉得虫太郎那本黑死馆才配,能看懂的炫学算什么炫学?

麻耶……据说一本推理小说,最高境界不是诡计和推理漂亮,而是作者的布局漂亮,整体浑然天成,逻辑倒不重要了。于是我说,这是扯淡吧?

不过看麻耶的东西,逻辑什么的不重要,诡计也不重要,您知道的,就麻耶的水平,是写不出来什么巧妙的诡计的,您打眼看上去相当具有难度和技巧性的玩意,最后肯定都是坑。麻耶的东西,看着笑笑就好,至少能增长您对自己也能写出推理小说的自信。马亲王曾经写过著名的陨石结局。呵呵,看看人家麻耶,本本都是陨石结局,多不容易。

北山猛邦的东西其实诡计可看,但是人物让人恶心,特别是主角,能让读者这么反感也不容易。话说主角君,乃有一点起码的推理能力么?

我一直认为推理小说可以没有逻辑,但是要有趣。不然就是诡计巧妙,解释合理。

所以读得越多越喜欢西泽和秀介,米泽也不赖。东野虽然不够有天份,但是足够努力,我不讨厌。

最近觉得鲇川哲也的东西真不错,连城的文笔看着很舒服。

不管怎么说,脑髓地狱真的很好看。

十一

前几天毕业聚餐。

老实说,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人喜欢在这种场合依靠哗众取宠的方式来引人注目,总之我觉得挺可怜的。

另外,我也觉得我很高冷,所以请走开,虽然我和你同班,但是我和你不熟;你不是我的那群损友中的任何一位,我不想和你拍照留念;请不要影响我玩2048。

十二

前天看完了最新的魔禁 —- 上条君战力越来越神奇了呢,下卷莫不是拳打僧正,脚踢娘娘的节奏?

昨天看完了水之边缘,片冈友转型了?不传递负能量了?

十三

其实我很佩服发明了正能量和负能量的诸位语言学家和政治家,能量成了矢量的话,一方应该能控制了吧?

十四

反正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负能量蛮多的样子,总之凑合着看吧。

总之

感谢您看到这里。

或者,感谢您一直看到现在。

谢谢。

以上。

五月病发作的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