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叠半和寿限梦

别纠结名字了,没关系的。虽然我的确看过四叠半。这个名字的来源是一分钟前在B站看的MAD,虽然也和正文一点关系都没有。话说回来,本来就没什么正文不正文的,正如tag上说的,我只是在抱怨生活而已。

说到抱怨,我还得先说说rss的问题。如果你留意过,你会发现我特别喜欢省略号和破折号。但是最近我发现,rss不支持破折号。对,你没看错,这玩意它不支持。原因是,破折号的编码并不被xml支持,而rss是xml的。由于我设置的是输出摘要,所以我不能在摘要中用破折号。就上面这点东西,我至少产生过三次使用破折号的欲望……

最近发现我挺喜欢毫无意义的东西,比如看分形图片,比如看生命游戏,比如研究各种奇奇怪怪的魔法阵的画法。我真是太无聊了,当然也有可能是生活实在太无聊了。

说到四叠半,不知不觉我在这间—-活动室?研究室?待了一年多了。想想挺奢侈的,近乎100平米的一间教室,安静,少有人来,几张桌子一拼,用湿毛巾擦一擦,还可以并不舒服地睡一觉。虽然和四叠半的男主在孤独上有得一拼,但是至少在面积上,我占有的还是大多了—-虽然和动漫较真没什么意义,但是在同类人中寻找一点优越感也是人的共性—-哪怕那个人不存在于现实。

最近感觉做了不少,又感觉什么都没做—-虽然就结果论而言,应该算是有所谓肉眼可见的成果,但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虽然不能说这个过程中真的没有一丝成就感,但是确实我回首我做的东西,没什么真切的实感,只剩下莫名其妙的空虚。记得我挑战杯当时做到最后一两个月的时候,也是这种倦倦的倦倦的感觉。仿佛趴在窗沿上看夕阳慢慢开始变得死红死红,然后慢慢下沉不在的那种感觉。明明应该叹息或者不舍,却又一点感觉都没有。

那天抽了一天的时间,总而言之把简历写好了。我很用心地找了找好看的latex模板,然后很用心地改了改,最后很用心地把那份简历压到了一页。老实说,latex生成的简历很好看。但是看着简历莫名心里有点堵,感觉有一种:这TM就是我大学的三年?的无力的倦怠感。事后我想了想,果然还是对找工作的恐惧吧。

恐惧长大,恐惧毕业,恐惧工作。

我确实很蛋疼。

以前暴君让我做rss,推了三周,终于动手做了。挺意外,Atom貌似规范没有中文的版本,我思量着,还是什么时候自己动手翻译一下Atom的文档吧。没什么意义,无聊而已。抱怨一下feedly,老实说我体验很糟糕,不是慢的问题,是这玩意解析器写得绝B有问题。TM的,这段蛋疼时光过去了,我自己动手写一个吧。

其他的时间,没什么意外,上午练听力,下午写kutoto。其实本来上午打量着练日语的,但是最近想想,貌似时间不是很够,于是果断砍了日语学习的时间。话说我还打算今年过N2的?

kutoto的话,总之我无悲无喜地把作为一个BBS的基本功能实现了,本来周末还说估计得两周才能做完,但是事实上我三天就搞定了。然后写完了,感觉,django实在太烦人了。

或许我会写一篇实现分析的文章,想想,实在太烦人了。

那天看到reverland更新博客,说他很无聊。然后看了那篇文章,我反省了一下自己,发现自己也一样的空虚无聊。虽然有可能是开学恐惧症之类的玩意儿,但是我总还是感觉,这种无聊应该来自于一种蛋疼的,文艺范的,对生活的无可奈何。

昨天还是前天,C对我说我太悲观了,好像还真是这样。

高中,高三那会儿我开始写诗,那时候,我感觉我或许会成为一个诗人。白衣飘飘地卖弄着虚无造作的文字。

但是,我没成为诗人,我也开始懒得装腔作势地表现自己多么文艺。譬如我不再看雪莱,济慈和叶芝。

人是会变的,某种声音这样淡淡地念叨。但是生活还是一样的无聊。

忧郁的是,我们还不得不在这个无聊的世界中寻找属于自己的那条无聊的路—-真是蛋疼的现实。

有可能,这篇文章不久之后会被我删掉,不过我现在倒是觉得,嘛,就这样挂着也是在寻找希望吧。

致蛋疼无聊的生活。

致Sanae and Alic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