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会梦见经济学家吗?(其二)

SLAY MORE, GAIN MORE

A2 恶龙

对费伦大陆的居民来说,龙当然是不受欢迎的对象。它们会在某一天没有预兆地突然出现,袭击人类,破坏房屋。不过也很少有人对其持有敌意 — 正如普通人不会仇恨名为玛丽亚的台风,即使后者为前者带来了短时间内深重的苦难。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龙与其说是一种生物,倒不如说是一种自然现象。而换句话说,它和自然现象一样的强大。这种强大让对抗成为了笑话,即使遭受袭击也只能抱怨自己运气不好。

考虑到龙具有知性,更为妥当的比喻大概是蝗灾。正如蝗虫通常会在夏末秋初的时候聚集在一起,黑压压地覆盖住一整片天空,漫无目的地飞行,然后把沿途的一切植物啃食殆尽。巨龙也通常出没于夏末秋初,不过它们从来都是形单影只地出现 — 它们舒展自己宽广的双翼,游弋在晴朗的天空下,沐浴着暖烘烘的阳光,一边滑翔一边寻找目标。

巨龙对于叮当作响的金币的渴望近乎贪婪。当然不止是金币,巨龙热爱一切亮闪闪的物品:比如色泽各异的宝石,光彩华丽的首饰,精心打磨的武器和铠甲。他们的贪婪正如它们的胃口,饕餮并且没有尽头。

龙是一种嗅觉灵敏的生物,这并不令人意外。它们长长的鼻腔能让空气充分地与鼻壁结合,从而分辨出混在在其中最细微的味道。另一个并不让人意外的事实是,它们对于金币的味道尤其敏锐[^注1]

相较嗅觉,它们的视觉逊色很多:为了保护脆弱的眼球,一片透明的鳞片覆盖在了上面,如同蛇的下眼睑。这固然一方面提高了防护能力,但是另一方面,一些视力上的损失也就是理所当然的。同时,值得一提的是,当代的巨龙通常拥有好看的淡蓝色的眼球。而根据史料记载,古代龙瞳色更多是明亮的黄色,马格历亚学院的收藏也能证明这一点。与之相关的一个有趣的发现是,自从人类开始使用金币作为以物换物的媒介之后,瞳色为淡蓝色的巨龙目击情报急剧增加。推测正是由于对耀眼金色的迷恋,导致更容易注意到金黄色的蓝色眼球巨龙开始大行其道。以此为灵感,马格历亚学院一位叫做李森科的导师,发布了一篇著名的论文,详细阐述了自己关于环境选择进化的学说,在学术界激起了深远而广泛的讨论[^注2]

依靠自己的灵敏的嗅觉以及相对不那么灵敏的视觉,巨龙可以从容地徘徊在天空中,同时不错过任何一个潜在目标。一旦有猎物通过,巨龙会从云层中漂亮地俯冲降落,其庞大的身躯配合激起的风压,足以使最勇敢的战士胆怯得无法战斗。不过,大多数情况下,龙并不会主动发起攻击 — 它会大力拍打双翼,悬停在猎物的头顶上,必要时也会发出低沉的吼叫,以逼迫对方交出身上的珠宝和金币。任何与之为敌的企图都是愚蠢的,试图隐匿财产或者让巨龙丧失耐心也只有死路一条。正因为这种堪称常识的准则存在,所以通常它们都会满意离去。

截道设卡这种方式并不容易奏效:政府设立了专门机构,负责侦查巨龙的踪迹以及收集巨龙的目击报告。一旦确定某个区域内有巨龙通过,那么就会发布恶龙警讯并且封闭道路。虽然这并不足以保证行商不会被心血来潮飞过的巨龙盯上,但是的确大幅度减少了被袭击的风险。也正因为如此,一些聪明的巨龙也会选择主动出击。

每年夏末初秋,当田野被金黄覆盖,果树被果实压弯,城镇会变得熙熙攘攘,商人在大街小巷吆喝叫卖,税收官忙得不亦乐乎,金币互相碰撞像溪水一样叮咚作响。这固然是值得高兴和庆祝的季节 — 对人如此,对龙也如此。恶龙会突然出现在青空之上,扬起沙尘,咆哮如雷,胡乱挥舞尾巴,等待热闹的人群忽然沉默,金币在面前堆起小山,直至满载而归。

不过即使是在秋天这样巨龙高发期,袭击事件也是罕见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所有的龙都极为懒惰 — 它们的一生几乎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长眠中度过,而每一次长眠往往以月来计算。

关于巨龙的长眠之谜也是学者们热议的话题。主流的说法大致有两种:

说法一:巨龙是一种冷血生物,并且体格庞大。体格庞大意味着散热面积大,这导致身体不能维持热量。当环境气温下降,其身体会因为寒冷而变得迟钝而困倦,气温继续下降的话,则会转为冬眠状态。而这种说法的正确性,可以通过显而易见的事实而验证:生活在热带的巨龙发起袭击的次数远远多于生活在温带的巨龙。

说法二:作为一种传说生物,巨龙以空气中的 mana 为食,这导致它并不需要为进食而进入积极活动状态;而巨龙厚重的鳞片也能保证几乎没有能伤害到它的事物,所以危机感也不足。丧失了生存的实感以及目标,不如沉溺于睡眠更加合适。这同时也能解释,正因为把金币作为生存的意义,巨龙才会变得如此贪婪。

归根结底,打猎这种费力不讨好的行为本身就不符合享乐主义的巨龙的生活方式。一些强有力的巨龙建立了上贡体系:通过威吓王国或者城镇,实现一边打盹一边收钱的好生活。当然由于暴露了巢穴位置,免不了吸引来各路人马的讨伐。从这个意义上,也算是有得有失。[^注3]

收集来的珠宝和金币被巨龙用来构筑和填补自己的巢穴。如同某些鸟类中的雄性会以更鲜艳的羽毛来决定对雌性的吸引力以及地位。巨龙或许也是如此。由于巨龙间也会为了财物的归属发生争斗,所以通常来说,越有实力的巨龙,也会拥有更为华丽的巢穴,这里的华丽,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就是更加值钱。

每只巨龙会被赋予独特的代号 — 这是巨龙管理局的重要工作。这个机构同时会对巨龙的身价进行粗略估计并且共享给马格历亚学院的经济学家们作为参考:即使巨龙本身没有意识到,它们的行为也是这块大陆经济系统中不可忽略的一部分。和巨龙相关保险业,赌博业,乃至轻工业,旅游业占据了一国经济中相当不小的份额。考虑到巨龙的劫掠导致通货减少,并且恐慌情绪更会加速通货紧缩;讨伐成功会导致通货增加,刺激消费。通过合理的预估损失,制定讨伐计划,经济学家可以 — 至少他们认为可以 — 保持物价处于温和通胀的理想状态。至于这中间涉及所有的学问,就是马格历亚学院需要教授给学生的东西。

注1: 金币当然是没有味道的,事实上,这种味道来自于血液中的铁元素。所以,如果对金币味道敏感那么同时也就意味着对血液味道的敏感。而通常对血液味道敏感的动物都是肉食动物。但是设定中,巨龙并非肉食动物。这是一个 bug。

注2: 很明显,这里瞳色的设定套用了著名的桦尺蛾的例子。但是在这个背景下,这个进化实际是不现实的。其中一个问题在于寿命。按照原设定,巨龙的寿命长达千年,这样来看,进化得万年打底。承认了这个前提,那么可以推导出,这个世界的人类在货币这个科技被点亮之后的数万年间生产力没有发展。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低魔世界观因为魔法的存在,会导致社会制度倾向于成长为稳定的,由少数精英统治的奴隶制度,并不利于劳动力的解放,这当然也就不存在新思想的土壤。不过即使是这样,万年的停滞期也太夸张了,为了使之稍微合理一点,新设定下巨龙的寿命和人类类似。另一个问题是,桦尺蛾的进化是由于被捕食从而被淘汰。巨龙不存在这个问题。不过,或许可以认为,没有金币巨龙就死了,从而被淘汰掉……?

注3: 原本的设定是,打猎这种行为仅限于雌龙,目的是提高自己的体温 — 因为龙是冷血动物 — 以进行孵蛋,和一些爬行动物的习性类似。但是这个设定放在哪里都不合适,所以作为注释写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