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会梦见经济学家吗?

经济学就是屠龙术,字面意义上。

— 《高等宏观经济学》 王国历112年修订版 第一页第一行

A1 提娜

提娜有些紧张。或许不是“有些“,她确实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发热,背心也在发汗。

导致紧张的罪魁祸首张牙舞爪地被摊放在面前的条桌上,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尽管低着头,提娜也几乎能想象到越过条桌飞过来的视线锐利地钉在自己的背上。所谓如芒在背,大抵也不过如此。

不过提娜的幻想毕竟是幻想。条桌的对面也并非凶兽,视线也远说不上尖利 — 反而由于年岁已高,看向提娜的眼光相当浑浊和慈眉善目。

这是提娜的期末论文评审。桌上摆放着的是提娜这次的论文,条桌对面坐着的都是提娜的老师们,大都在经济学上著作等身。他们担任本次提娜论文的审核人。

如果仅仅是这样,还不足以让提娜慌张到哪里去。问题在于,这次论文的主审官是校长先生。本来道理上,忙于国是的校长大人并不会参与到学生的论文答辩这种小事。结果好死不死,本来预定担任主审的宏观经济学的谢菲尔德教授身体抱恙,古道热肠的校长大人 — 他同时也是享有盛誉的国家首席经济顾问 — 自愿加入进来,成为了提娜的主审官。

位高权重是其一,提娜双目无神地望着自己的论文。论文标题年轻气盛:《劣币良币论–我国目前的经济政策的错误和改正意见》。内容更加刺眼,从引言部分开始就气势恢宏地批判了当前的经济政策,通篇文字雄辩而尖刻,忧国忧民的情怀满溢出笔端,有力展现了新一代见习经济学家的精神与气节。

问题是,这些被提娜批判的政策,大多是由首席经济顾问阁下 — 也就是校长亲自起草,然后由国王陛下确认并实施的。所以这篇论文,也就是所谓当着武僧骂秃驴。

“咳咳”,坐在最中间的校长阁下,作为主审官,轻咳示意自己阅读结束。提娜微微抬起了头,想观察一下校长的表情,以预测自己人生的结局。

“提娜同学,你大可以不必如此紧张”,校长几乎带着苦笑,“所以,你的结论是,我们应该去讨伐法夫纳?”

“是的。”提娜镇定了不少,抬起头盯着校长的眼睛。“我知道按照学院的计划,本来预定的讨伐应该是三年后,并且讨伐对象是诺兹多姆。“

”不错,这个计划已经拟定了很久,而且学院人人都被告知过。“校长安静地回答,”经济学是很精密的学问,这个时间点,是综合你们毕业时间,以及当前的经济环境,学院的经济学教授反复测算之后达成的共识。任意的更改都有可能造成沉痛的后果。”

“经济学可能是精密的,但是并不是教条的。教授。”提娜坐得端端正正,“请允许我重复论文中已经提到的观点。“

提娜把手从双腿上放了下来,交叉放在桌上。

”如果世事一切如料,那么讨伐诺兹多姆当然是理所应当的正当,但是,并非如此,不是么?五年前罗格前公爵的叛乱改变了这一切。详细情况我并不知道得很清楚,但是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前公爵的反叛造成了大量基建的毁坏,同时产生了大量的流民。为了恢复正常秩序,国王陛下分拨出了很大一部分资金用于重建与安置。当然,这部分资金是不够用的,所以同时也向邻国进行了借贷,按年进行偿还。而这些事情,您远远比我清楚不是吗?毕竟,您是那次危机的顾问。“

“是的,那是一次灾难。罗格殿下本来是一位精明强干的贵族,但是野心蒙蔽了他的双眼。”老校长长叹了一口气。

“战争花费了大量的金币,国库也变得空虚,而税收甚至不够支付借款的利息。导致市面上流通的金币逐年减少。而面对这种情况,您私下里向国王陛下建议了一条政策。”

“哦,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校长摇晃着胡子,用显而易见的演技回应。

“即使当时不知道,这几年民众也或多或少发觉了。况且,在西山金矿短期内无法增加产量,也没有屠龙计划下,所有的经济顾问都会提出同样的意见:降低金币的含金量,以增加货币供应。我说得对吗?”

“嗯……”校长不置可否。

提娜调整成了更舒服的坐姿,背也懒得打直了。

“我们心知肚明,您的方法并不足以扭转经济趋势。降低金币的掺金率,增加金币供应,短期内能满足市场对于金币的需求。但是这是有代价的,而这个代价是民众对法币的信任。稍微推想就知道了,持有旧制金币的民众,为了避免被兑换为低含金量的新版金币,会把他们的旧制金币存入了地窖。反而让市面上可流通的货币减少了。”

提娜伸了伸腿。

“……直接后果是,物价相对于新金币飞涨,而市场上黄金价格也开始飞涨,这样我们制作新金币的成本提高了。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只能进一步降低含金量。可以预想,这个螺旋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法币信用彻底破产。从而社会的经济系统也被破坏殆尽。出现这样的结果,是我们经济学者可以接受的么?根据我的观察,最近市场上,以物易物的情况已经出现了。这正是人民已经对法币不再信任的征兆。而出现这种情况,作为经济学家,我们难道不应该感觉到羞耻么?“

提娜一口气说完,同时意识到自己说得有些过火了。面前是德高望重的长辈,自己大吼大叫实在是不合体统。于是她偷偷把腿收了回来,背也打得很直。

校长摸着鼻子沉默不语。

四周议论声开始变大了,提娜咬牙低下了头。

啪啪啪啪,校长轻声鼓起了掌。”提娜同学,你的见解没有错,你说的东西,也是我和国王陛下五年前就已经预想到的情况。我们曾经把希望寄托在西山金矿能增加产量上,也的确暗地里安置了一批流民去挖坑。事实上,金矿产量的确有提高,但是数量并不如我们预料得多。虽然我的确也有其他的预案,但是也都是以牺牲国家信誉为基础的,在现在局势不平静的情况下使用,也不过是饮鸩止渴。而剩下的唯一手段,也只剩屠龙了。你是对的。”

校长顿了一下。“至于你选择法夫纳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法夫纳是记录中持有最多财富的恶龙吧?这并不明智。选择洛斯里克说不定更加合适。只是……”

“只是?”提娜敏锐地接住了校长的话。

“只是你们都太小了,提娜同学。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讨伐行为了,英雄们都老去了。而甚至还没有完整学完高等经济学,没有历练过的你们,虽然是勇者候补,也不过是新出壳的雏鸟,并不足以讨伐一只恶龙。你们都是我的学生,我怎么忍心看着你们去白白送死?“ 校长的声音中甚至带上了一丝悲怆。

“再有三年,等那时候你们更加成熟的时候,我们再来讨论这个问题。提娜同学。在此之前,请允许我驳回你的论文。” 校长点了点头,示意答辩结束。

“校长,我是经济学院最刻苦的学生!我在一年前就自学完了高等经济学,我也有按照计划每天练剑。请相信我并不弱于任何一个屠龙的勇者。席格老师很清楚我的实力,因为他有指导过我剑术,也有告知我所有关于龙的一切!”

“是这样吗?”老校长转头向教导主任确认。前勇者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校长叹着气回过头,望着提娜稚气未脱的清秀的脸。炽热的眼光让他回忆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

“提娜同学,你的提议学院会进行讨论。就我个人的立场,我是不赞同的。不过,我们尊重提议者的想法。”他摘下了自己的眼镜,轻轻搁在桌上。褪去眼镜的他老态尽显,看上去没有一点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