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仙

水仙。

学名ナルキッソス(Narcissus)。

开花时期 11月~2月。

从种子到育成开花需要数年的时间。

基本上,以球根栽培为主。

花语为……自爱(自己爱)。

有时候想想,自己能读日语真是太好了,比方说,不必等到汉化组的翻译,自己也能看看生肉的大概剧情;比方说,能上上niconico,看看没有被搬运到B站的视频;比方说,……我能抱着psp,躲在被窝里,零散地花上几天,读完水仙的第一章。

水仙的标题是Narcissu,没有最后的s。我查了查维基百科,它告诉我,去掉的s,代表suicide。一个以自杀作结的故事,偏偏在标题中去掉了自杀的隐喻,虽然妄图猜测真实意义是挺无趣的一件事,不过想想,果然还是在说,不必悲伤?

维基百科顺便告诉我一件事,片冈本人以前写过一篇小短篇,《弹珠汽水》,于是我想起来了,那个在晴朗的秋天早晨也会让人感觉不快的忧伤的平静的短篇小故事。于是我得出一个再正确无误的结论:这混蛋要么是上辈子折翼的天使,要么是怀着大叔的险恶心境炮制温柔悲伤故事的变态。问题就是这个,老实说,我很喜欢他的文笔,不管是那种过于平静的叙事方式,还是那种压抑的,充斥着绝望的平淡与悲伤。顺便一说,这个时候我想到了另一个有同样癖好,甚至连姓氏(笔名的姓氏)都有几分相识的片山恭一先生。当然我觉得他们之间最大的不同是,片冈作品中,男女主角的关系最多算是倾慕,而片山书中的男女主角关系都是既成事实—-哈哈哈……

水仙的故事归根来说并不复杂,大致是两位叙述者在医院的等待死亡,驱车逃离,最终奔向死亡的某个让人晕眩的,冬日里的故事

故事的开头,隐隐有一种《仰望半月之空》的既视感,同样是男主因病住院。但是,有一点不同,水仙中的男主,罹患的是不治之症,注定会死。或许这一点不同造成了水仙和半月的决定性的不同,那就是希望。水仙中的男主,漫无止境的住院,眼见来看望自己的人,从全班到一些人再到没有人最后甚至连父母也不来,已经陷入了绝望。即使由绝望而变得平静而达观,心中所包含的,当然也不会变成希望。这里说一下,老实说,个人不太欣赏半月中的男主,我能承认的,只有他如同笨蛋般的热情,从顺,天真,单纯。但是,现在想想,果然不觉得他真的能承受失去里香的痛苦,如果从一开始抱有希望,那么痛苦就来得更加绝望。另外,爱这种奢侈的东西,真的是没有几年寿算可言的里香需要的么?站在半月的角度,我们会想,似乎在死前有一段称心的爱情,结局会更显得不那么残酷,甚至有那么种幸福的味道在里头。但是,难道没人觉得怀抱爱情而一个人死是最残酷的一件事?一个人的静静逝去,和怀抱爱情之后一个人的静静逝去,区别在于,后者会给予另一个人永恒的痛苦。某种程度上,我不由得认为,这恐怕是一件相当自私和不负责任的事。虽然半月有说,男主也认为自己能够承载痛苦,但是,我更倾向于认为这是某种少年式的逞强。我归结于半月男主的不成熟,或者说,里香也并不成熟—-即使他们的故事能让每个读半月这个故事的人都会感觉很美很梦幻。

泰戈尔说,生如夏花般绚烂,死如秋叶般静美。

对水仙中的男女主角来说,重疾决定了他们的生命不能成为旁人眼中绚烂的夏花,但是,他们可以让自己的逝去更加静美。所谓静美,我个人的理解,没有歇斯底里,没有伤心欲绝,没有人悲伤,没有人痛苦,也没有爱情。正如水仙的描述,平淡到近乎庄严。

水仙我个人习惯把它分成两部分看,前一部分,是作为第一人称叙述者的男主,与セツミ的平淡如水仙花色的日常。15CM的窗,净白的单人房,无聊的电视剧,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看不到明天的空洞的世界。如果做一个注,副标题真的很合适:如果还有明天。并且,即使到了明天又怎么样,要么自己死,要么,继续在无聊中等死。不被任何人爱,也不爱任何人,怀抱着几乎快要消逝的恐惧和思念,等待着似有似无的,无所谓(別に)的明天。

后一部分是水仙的高潮,男主父亲偶然来看他,却在病房里遗落下汽车的钥匙。于是男主向セツミ提议:要和我一起驱车出去么?セツミ答应了。15天,960KM的旅程,历经新泻,神奈川,滋贺,兵库,茨城等县,最终在淡路岛迎来了终结。即使依然没有救赎,依然没有明天,但是终归,留下了两张照片和一段不算坏的回忆,已经足够了,不是么?

说说两句台词。

別に

这是セツミ最平常的回答。我最开始觉得,好像挺敷衍的。后来想想,挺好的不是么,对セツミ来说,这个世界怎么样,明天怎么样,父母怎么样,朋友怎么样,都已经是不相关的事,同时也是无所谓的事。没人在意她是否还能看到明天—-或许,她看不到明天更好。自暴自弃也罢,达观坦然也罢,终归,对世界以及绝望了,反正也无法期待救赎,用一句別に敷衍过去,对大家都好。

我如果继续走下去,你会阻止我么

路途中,セツミ问了男主三次,我忘记男主的回复了,不过我想,应该是不会阻止。对7F的住民来说,除了自己以外,他人都是无关的,如果选择了自杀这条路,与其出言阻止,毋宁献上鲜花。轻率的阻止行为,或者是如同流行的后宫向轻小说中的那种动辄说着不会抛下或者放弃的男主,我认为是相当不成熟,也是相当不负责任的。

当然セツミ向男主询问这个问题,本身也在祈求和期待着救赎,但是,男主不能给她,所有人都不能给她,选择权终究还是在她自己身上。终究也只是绝望罢了。

当然最后的最后,セツミ还是自杀了。最后一张CG,是一张在净白的,飘雪的冬天,被洁白水仙花包围的セツミ,像模特一样穿着泳衣,左手用力举起,仿佛在捉住什么,右手叉腰微笑的照片。从风化的颜色慢慢过度到彩色,セツミ开心地笑着。

为什么笑呢?因为穿上了以前因为胸前的刀痕而一直不敢穿的泳衣?因为能在年少时就憧憬着的淡路岛死去?因为能在一片水仙花中死去?因为终于能得到救赎和解脱?因为……有了新的回忆?

我不知道。

大概兼而有之吧,但是那一刻的セツミ,美得眩目。

如同静美的秋叶一样死去,她真的做到了。

网上有人讨论,男主注定要死,他会选择哪里呢?

很多人一厢情愿选了淡路岛,我觉得不可能吧。虽然セツミ是女主,但是他们的羁绊也只是同样的走投无路和同样的绝望而已,大概还有互相的同情吧。但是,男主和セツミ,终究不过是路人一样的关系而已。

我觉得男主某一天在7F悄无声息的死去,因为这是大多数7F住民的归属吧,像セツミ那么幸运的,终归是少数。

虽然很残酷,但这个就是现实。平淡而不存在奇迹。

感谢片冈优美而平静的文笔。

水仙是个好故事。

我并不悲伤。